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喜欢看港剧的人,对下面这张脸应该不会感到陌生。他是陈锦鸿,曾经的TVB当红小生,而他同时也是一位自闭症孩子的父亲。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陈锦鸿抱着刚出生的儿子陈驾桦

2007年,陈锦鸿的儿子陈驾桦出生。两岁多时,小驾桦仍然不会说话,对他说话也基本没有回应,刚进幼儿园就被老师“投诉”:不肯排队,不合群,不听指令,有时还会发脾气尖叫,日常中的固执行为也不少。后来,驾桦被诊断为自闭症和语言发育迟缓。

“这对我内心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但我用半天的时间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从此陈锦鸿把生活重心从事业转移到儿子身上,力图让驾桦获得最好的治疗和干预。

从2011年到2014年三年多的时间里,陈锦鸿几乎全面息影,他的工作变成了带娃。为了给驾桦提供更清静、自然的生活环境,全家人从闹市区搬到了郊区的平房。照顾孩子之余,陈锦鸿和妻子杜雯惠积极出席各种自闭症公益活动和讲座,以希唤起大众对自闭症群体更多的关注。

尽管一度消失在荧幕上,复出后的陈锦鸿,却笑着说自己其实一直没有停止“演戏”,因为与儿子在一起的每一天,他“都在扮演理想爸爸的角色”。

“我是一个演员,我以演员的角度,观察我的儿子;我以训练演员的方法去教导他,改善他的自闭症。然后我们各自饰演好自己的角色——爸爸与儿子。”

陈锦鸿用多年演艺生涯中积攒下来的心得和技巧,打开了一扇独特的与自闭症儿子交流的窗口。儿子,成了他全新演艺事业的主角。

01 观察,认识,研究,敲开他关“闭”的门

和许多家长一样,陈锦鸿在儿子确诊之初,脑子里充满了对自闭症各式各样的困惑和想象。

自闭症孩子有哪些特质?

为什么自闭症孩子喜欢物多于人?

怎样教导自闭症孩子自理?

孩子发脾气时,应该用药物控制吗?

……

在2014年出版的《我和儿子的每一步》这本书中,陈锦鸿用回答问题的方式,将关于教养自闭症孩子的常见疑问一一做了解答。这些问题的答案,来自于几年间他对儿子驾桦日复一日的陪伴与观察。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我和儿子的每一步》封面

每天晚上,哄驾桦睡觉之后,陈锦鸿便像在脑子里放电影一般,回想白天儿子说了什么话,做了哪些动作,动作背后有什么含义,他可能想了些什么,又或是干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遇见了哪些困难,然后针对这些信息找出相应的处理方法,设计新的训练内容。

“要做一个好演员,首先要认识自己。”从进入香港演艺学院起,陈锦鸿便开始有目的地观察人、研究人,尤其是研究自己。这样一方面可以发掘出自身的特性,在演戏时令人物性格更加丰富立体;另一方面也能检视自己的缺点和坏习惯,从而有意识地修正与改善。

“在家里,我时常代入儿子的角度去想,如果我是他,我想要什么?我会喜欢和不喜欢什么?”陈锦鸿把研究对象从自己转换成儿子之后,渐渐便能找到儿子出现某种行为或做某件事的理由。例如,自闭症孩子行为固执,有自己的“语言”,对食物挑剔,是因为他们对外在世界没有安全感,所以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将门关起来。只要找到钥匙,就能将“闭”着的那扇门打开,走进他们的世界,也把他们带到我们的世界。

陈锦鸿说,这把钥匙,叫做“信任”。

怎样建立信任呢?陈锦鸿的经验是,找到孩子感兴趣的某件事,帮助他去做。一次登山途中,陈锦鸿偶然发现儿子对爬树有兴趣,但他不开口;于是先扶着儿子爬上去,让他感受站在高处的愉悦;然后当儿子自己爬遇到困难时,及时给他支援。慢慢地,孩子就会意识到,爸爸不会伤害他,而且有了爸爸帮忙,可以更快完成自己的目标,因此愿意信赖、依赖爸爸。

陈锦鸿与儿子驾桦之间,既是父子,也是研究者与被研究者的关系。在父亲研究儿子的过程中,儿子越来越信任父亲,慢慢跟随父亲的脚步。而儿子也成为父亲的一面镜子,帮助父亲重新审视自己、认识自己。“他就像一个严格的老师,我做得不够好,他便没有反应。我一躲懒,他便退步。他给予我的,比我给予他的多出许多。”

02 爱,只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在香港演艺学院上学的时候,有一堂课给陈锦鸿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

课上有个同学问老师,如果跟自己搭档的男/女演员是自己很讨厌的人,怎样才可以在表演时“爱”上对方呢?

如果演员自身没有爱,没有感情,观众就更不会被打动。

“每个人都有优点和缺点,看到优点你便会爱上他,看到缺点你就会讨厌他。”老师对同学说,“所以爱上一个人并不难,只要盯着对方的优点就好了。”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陈锦鸿出演的《新上海滩》(1996)剧照

后来,老师又安排同学们两两结成一组,互相观察、寻找对方的优点,或者被对方吸引的地方。头发、耳朵、眉毛……无论什么,只要找到一处,把心思专注在上面,便会自然产生“爱”的感觉。

这条在演戏时帮助陈锦鸿快速进入角色的小技巧,也被他沿用到了与儿子相处的模式中。不管驾桦出现任何问题,陈锦鸿都试着从积极、正面的角度去看待并接纳,从“坏”的表象中看出“好”的一面来。

比如,驾桦有很多固执行为,如果他喜欢一首歌,就要整整唱上一年,从头唱到尾,而不愿意听别的歌。看书也是,每次必须从第一页开始看,直到最后一页。但在陈锦鸿眼里,儿子是个了不起的舞台剧演员,专注、坚持、独立,才能“不断重复又重复而不失最初的那份情感”。

“他不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而是因为他对自己的选择十分坚定,不容我随意改变。他一出世,便是一个很独立的人。”

驾桦顺利上了小学,还拿了全年级第一名。但比起高兴,陈锦鸿更多的是担心,儿子将来会因为成绩下滑而失望,甚至出现过激行为。于是有天晚上,他问驾桦:“爸爸爱不爱你?”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陈锦鸿妻子杜雯惠的微博

驾桦说:“爱”。

陈锦鸿接着问:“为什么?”并给了驾桦3个选项:(a)因为默书、做功课取得高分;(b)因为考试考第一;(c)因为你是我的儿子。

驾桦立马选了(c)。

陈锦鸿开心地笑了,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快乐生活,健康成长,是他对儿子最高也是唯一的期待。对儿子的爱,永远都不会变。

需要注意的是,爱,并不等于溺爱或者纵容,也要让孩子有“适应被批评”的机会。要让他们明白,有些事能做,有些不能做;社会上有人爱你,也有人不喜欢你。

03 既要演好戏,也要写好剧本

演员要做好演出,研读剧本是第一步。剧作家为什么要写?为什么要这样写?他要表达什么?陈锦鸿相信,“当演员对整件事越了解、越清晰,其演出便越不会离题。”

研读剧本的时候,要进行目标拆解。剧本整体要完成一个什么样的故事——这是它的“最高任务”,然后是每一场戏要达成的效果,再然后是每一句台词要表现的动机。“舞台是经过排练的人生”,生活中的目标,也可以拆分成不同的层次。比如陈锦鸿给驾桦设定的大目标,就是健康快乐地成长。但在驾桦成长的不同阶段,对应的“中”目标也不同,具体到每件小事上,又有各种各样的“小”目标。

这些目标,都应该依照孩子的个性、特质和才能来制定。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2013年,陈锦鸿携儿子拍摄的公益广告

“作为父母,首先要接受每个孩子都有差异,再尝试找出孩子的优点、强项和兴趣。”陈锦鸿强调,每一个“中”目标和“小”目标,最终都是为了“大”目标服务的,因此所有对“大”目标有害的事情或方式,他都会选择避开。

“一个好演员,亦是剧作家。”在陈锦鸿看来,每个人在人生舞台上表演的同时,也都在编写着自己的剧本。自闭症孩子可能跟普通人的行为有些不同,但他们的行为都是可以找到原因的,思路、想法也都是完整的。父母不仅要在日常起居上照顾孩子,更要帮着他们一块儿编写属于他们的剧本,终有一天他们能够自己写,和其他人一起写。

陈锦鸿和驾桦在一起的每一天,都竭力带着他创作自己的剧本。和儿子去公园爬树,到泳池游泳,坐船出海,到面包店买面包,到超市购物,陪儿子吃雪糕……事无巨细,亲力亲为。虽然儿子经常性的奇怪举动,让作为公众人物的陈锦鸿不得不遭受路人侧目,但他毫不在意。没有什么比儿子更重要。

妻子杜雯惠夸他,“如果一百分为满分,这个爸爸,绝对已取得二百分。”。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驾桦送给爸爸的父亲节礼物“平板电脑”
从TVB当红小生到自闭症孩子父亲,一个“二百分爸爸”的养儿心得

2016年,《我和儿子的每一步》出版两年以后,陈锦鸿又推出了另一本书《儿子教晓我的事》。与第一本“答疑解惑”的性质不同,在新书里,他更多讲述的是在陪伴与养育儿子的过程中,自己的变化和收获,对事物新的认识和感悟。或许就像当初将演艺经验用于孩子的干预上一样,与孩子一同成长的这段经验,也会成为陈锦鸿今后人生的财富和指引。

“我很高兴自己这几年来的转变,当爸爸这角色令我感受很多快乐和满足,也丰富了我的人生。”出演了许多经典角色的陈锦鸿,心目中最满意的角色,是陈驾桦的爸爸。

(本文素材来自陈锦鸿所著《我和儿子的每一步》《儿子教晓我的事》以及杜雯惠所著《等着和你聊聊天》。书中收纳了许多夫妇俩和儿子一路走来的经验和感悟,感兴趣的爸爸妈妈不妨找来一读。)

以上内容(包括图片、视频等)为用户自行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亦不代表广西自闭症康复协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