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得了自闭症,婆婆和老公嫌弃我生了个累赘,让我带着孩子走

我是一家儿童医院康复科的医生。那天下午,我第一次接诊陈兰母子。

  陈兰的儿子安安2岁半,从外表看,这个孩子跟正常孩子无异。白净的小脸上,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东张西望。

  我跟陈兰交谈过程中,他在陈兰怀里不住地扭动着身躯。两只小手用力推着陈兰搂着他的胳膊,嘴里发出啊啊的尖叫声,企图挣脱陈兰的怀抱。

  陈兰说,孩子1岁左右时,她就发现了孩子不正常。别的孩子七八个月就已开始呀呀学语,而安安1岁多了却连一个字都不会说。

  婆婆和老公不以为然,认为孩子其他方面都健康,只不过开口有点晚而已,长大了自然就好。

  可直到安安快两岁,情况没有丝毫转变,安安一直是金口难开。

  陈兰急了,不顾婆婆和老公的反对,带着安安开始了求医之路。

  奈何半年过去,钱没少花,安安的症状却无明显改观。她这才带着孩子不远千里,慕名来到我们医院。

  而她老公和婆婆,认为她带安安看病是在糟蹋钱,所以选择袖手旁观。

  看着这个女人消瘦的脸庞,我对她生出了深深的怜悯与敬仰。孩子病了,一家人本应该齐心协力共度难关,她却在亲情的淡漠中,独自承担下生活给予的苦,一个人活成了一支队伍。

  经诊断,我怀疑安安有自闭症倾向,具体表现为语言障碍。我建议陈兰住下来,安心做康复治疗。

  陈兰说,她已经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小房子,为儿子的康复做最后一搏。

  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推开家门,3岁的儿子扔下手中的玩具快步跑过来,用胖嘟嘟的小手将我的拖鞋放在脚下,呆萌软糯的声音氤氲在耳边:妈妈,今天老师夸我了,还奖励我一朵小红花。

  一种前所未有的妥贴充盈心房,上苍赐给我一个健康快乐的宝贝,是对我最大的仁慈。

  这种最简单最普通的平常,现在却是陈兰终其一生想要追逐的梦想。

  检查结果出来,不出所料,安安果然有严重的自闭症倾向,必须马上采取科学手段积极干预,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我们康复科的医生,为安安量身制定了一套康复计划,再配以药物辅助治疗,效果应该会不错。

儿子得了自闭症,婆婆和老公嫌弃我生了个累赘,让我带着孩子走

  陈兰每天都按规定的时间积极配合治疗。半个月过去了,安安的爸爸从没有露过面,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我不禁怀疑陈兰老公是不是安安的亲生父亲,有亲爹这么对待亲生儿子的吗?

  一次治疗结束后,我小心翼翼地问起陈兰的家庭情况,她老公为何对孩子这样漠不关心。

  陈兰的眼圈微微泛红,她撩了一下额前的头发,午后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在她的脸上涂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平添了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沧桑。

  陈兰今年35岁,跟丈夫李坤是二婚。

  陈兰的第一次婚姻,因前夫出轨而宣告终结,儿子留给了前夫,陈兰几乎净身出户。

  四年前,陈兰经人介绍认识了李坤。李坤比她大八岁,一儿一女都已接近成年。

  陈兰认为,自己的儿子与前夫一起生活,跟她日渐疏离。而李坤的一儿一女都快成年了,很难跟她培养出亲密无间的感情。对婚姻强烈的不安全感,让她跟李坤提出了一个条件,婚后必须生一个属于他们俩的孩子,否则结婚免谈。

  在她看来,有共同孩子的牵扯和维系,婚姻才能更稳定和美满。

  我真没有想到,年纪轻轻的陈兰竟会有如此传统幼稚的思维。这个年代,靠孩子去维系婚姻简直就是个笑话。

  对婚姻对孩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和解读。我不能说陈兰的选择是错误的,但对她的做法我不能认同。

  孩子是维持夫妻感情的纽带,这话不假,夫妻两个有了共同的孩子,便有了共同的目标与信念,心就会朝一处使,心甘情愿为这个共同的目标殚精竭虑,活成命运的合伙人。

  但前提是,决定孕育孩子的男女,必须有足够深厚的感情根基,能够共同抵御来自生活和命运的各种侵袭。

  而陈兰和李坤显而易见不具备这个条件。这个时候陈兰想要用一个孩子稳固婚姻,无疑于在沙堆上建楼,早晚会因为根基不稳而功亏一篑。

  对陈兰的提议,李坤一开始果断拒绝。他的两个孩子都已经上了高中,他已经快四十岁了,这时候再生一个,无论是经济还是养育,都会存在很大压力。

  陈兰态度很坚决,若不同意,就各奔东西。

儿子得了自闭症,婆婆和老公嫌弃我生了个累赘,让我带着孩子走

  三个月后,李坤思考再三,还是同意了陈兰的要求。两个人很快领了证,举办了简单的婚礼。

  儿子安安刚出生时,白胖可爱,李坤和婆婆整天高兴得合不拢嘴,孩子为这个二婚家庭平添了许多快乐。

  陈兰暗暗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和坚持。

  可是,好景不长,从安安五六个月开始,就大病小病不断。

  李坤做点小生意走不开,陈兰就带着孩子从镇上到县里,辗转于各家大大小小的医院。李坤挣的钱除了供两个子女读书,还要供小儿子无底洞似的医药费。他不堪重负,牢骚满腹,开始埋怨陈兰当初非要坚持生一个孩子。

  婆婆一开始还能跟陈兰一起带孩子去医院,时间久了她也失去了耐心,跟李坤站在一起指责陈兰生了个累赘,掏空了家底,害惨了她儿子。

  雪上加霜的是,安安一岁多了还不会说话。去了当地几家医院,都怀疑安安有自闭症。李坤和婆婆都反对治疗,作为母亲,陈兰说她永远也不会放弃。她决定坚持到底,尽自己最大所能让孩子成长为正常的人。

  李坤放话了,如果她坚持一条道走到黑,他就跟她离婚,并且不再负担安安的治疗费。

  陈兰本指望生个孩子来稳固婚姻,却没想到,恰恰是孩子成了摧毁他们婚姻的雷,也成了他们婚姻的牺牲品。

  一个疗程结束,安安的病情有所好转。而此时陈兰带的钱也花光了,她不想半途而废,但要想继续治疗,就必须得筹钱。

  她有点为难地开了口,她想让我站在医生的角度,给李坤分析安安的病情,给他信心,劝他拿钱继续为安安做康复治疗。

  陈兰拨通了李坤的电话,按了免提键。

  她刚开口讲了两句安安的情况,电话那端就传来李坤不耐烦的咆哮声。

  “都怪你当初非要生孩子,这下你满意了,生了个累赘,掏空了家底不算,这欠了一屁股债。老大老二都上大学了,学费生活费哪个不花钱,你这是要逼死我,你以为生意那么好做吗,我挣点钱容易吗。别指望我去,去了也不顶用,更别指望我拿钱。你非要生这个孩子,你就带着他走吧,就当他没我这个爹……”

  聒噪骂声充斥耳膜,若不是亲耳所闻,我真不敢相信说这话的人,竟是安安的亲爹。

  骂声中不时夹杂着一个女人的扇风点火,说她家倒了八辈子霉娶了这样一个丧门星。

  陈兰说,那是她婆婆,整天在她和老公之间扇风点火,充当搅屎棍。偏偏李坤对她言听计从,把她的话当圣旨一样膜拜。

  陈兰希望李坤看到安安的好转,而转变态度的希望落了空,她朝我尴尬地笑了笑,嘴角一咧,眼泪不受控制地滚滚而下。然后双手捂住脸,唔唔地哭出了声。

儿子得了自闭症,婆婆和老公嫌弃我生了个累赘,让我带着孩子走

  我对她的困难爱莫能助,只能轻拍她的背,递给她一叠纸巾。

  陈兰擦了擦眼泪说,走到这一步她已筋疲力尽。其实她也后悔生下这个孩子,但后悔也无济于事。孩子是无辜的,她生了他,没有给他一个健康的身体,再放弃对他的治疗,那她还配做一个母亲吗?

  我不仅叹息,作为父亲,因为生活的压力不堪重负,李坤选择了完全站在陈兰的对立面,放弃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负担重,压力大,都不足以成为一个父亲不尽责任和义务的理由。若真要给逃避责任找个借口,那只能是没有足够的爱和担当。

  陈兰带着孩子回了老家,以她老公的态度。我以为,安安的治疗八成要中断了,想想那个可怜的孩子,我时常会有一种难言的心痛。

  一个月后,陈兰突然给我打了电话,言语中有掩饰不住的轻快。

  她说她按照医院给出的方法,坚持给安安做康复训练,安安有了明显好转,现在都会开口叫爸爸妈妈了。

  李坤看到安安有康复的希望,态度也有了转变,他们商量好了,想再来医院做康复治疗,让安安尽快好起来。

  我的心情不由得跟着雀跃,能看到患病的孩子康复,是我们医生的最大安慰。

  初次见到李坤,我不仅对这个男人产生了些许怜悯和同情,之前的不良印象也稀释了不少。

  刚过四十岁的他,眉头眼角皱纹密布,带着笑容的脸上满是沧桑,鬓角已染了霜白,背部微驼,连走路的姿态都让人觉得沉重不堪。

  说到底,他只是个被生活和命运压弯了腰的能力有限的父亲。令人欣慰的是,经过辗转和挣扎,有过犹豫和放弃,他终是没有摒弃人性里未泯的良知,承担起了一个父亲应有的担当。

  我跟李坤分析了安安的病情,前三年是孩子的关键治疗时期,我们的康复治疗涉及到很多项目,后期会慢慢导入社会康复和家庭康复。对自闭症患者早期干预,是让患儿改善语言发育,提高社会交往能力,进一步提高基本生活技能。

  如果放任不管,后果会更加严重,后期矫正也愈发困难。这样下去,安安错失治疗的黄金时期,只会成为家庭和社会的负担。

  我告诉李坤,安安的情况不太严重,康复的希望很大。他们要做的就是共同努力,给予孩子足够的耐心和爱心,尽最大努力让孩子由负担变成骄傲。

  退一步说,即使只能解决生活自理的问题,也足够让人欣慰。

  李坤说,他是个父亲,虎毒不食子。他也想看着孩子健健康康地长大,他之前之所以要放弃安安,只是怕血汗钱打了水漂。如今看到安安有了好转,他愿意陪着陈兰走到底。

  面对他的坦诚,我苦笑无语,不坚持到最后,你怎么会知道是徒劳无功?

  我们不能道德绑架患者家属做无谓的牺牲,但作为父母,也不能为了保全利益,而放弃本有希望的救治。

  因为他不是一件物品,而是一个活生生的流着你血液的生命。

  作为父母,在选择生下孩子的那一刻起,就应该承担起养育一个孩子的责任和义务。如果不能,请不要生下他。

  决定生育孩子的父母,先问问自己,能不能把婚礼上对爱人的誓词,发自肺腑地对自己的孩子再说一遍。这不仅是对新生活的向往,更是对自己品德的笃定与监督。

  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在孩子最需要你的时候,你能不离不弃终身不离开直到永远吗?

  你健康聪明就是我的骄傲,你有缺陷就是我的耻辱和负担。

  这世间,一切感情都有因果,要想取得善果,先得种下善因。

  决定放弃孩子的父母应当谨记:连“幼吾幼”都做不到的父母,没有资格让孩子做到“老吾老”。

注:【本文转载自https://www.163.com/dy/article/GE3JPDDA055260ZF.html,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673668023@qq.com

以上内容(包括图片、视频等)为用户自行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亦不代表广西自闭症康复协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