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对自闭症孩子的成长焦虑是如何毁掉他们的?做到这5点不焦虑

摇晃身体、自言自语、跳上跳下、挥舞手臂,这些事情每个人都会做,但是当普通人做这些行为的时候,都认为是没有问题的,一旦自闭症儿童出现这些行为,往往被认为是有问题的,甚至一度有很多自闭症患儿家庭认为在公共场所是丢人的,是出丑的。

究其原因,是因为很多自闭症患儿父母的内心深处认为孩子是有问题的,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哪怕和普通孩子一样的行为,也会被贴上“异样”、“刻板”的标签,从而内心深处觉得自卑,引发深深的焦虑。

这种焦虑一方面是来自于目前的诊断将自闭症定义为是终生无法康复的;一方面是因为抚养自闭症孩子并不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

父母对自闭症孩子的成长焦虑是如何毁掉他们的?做到这5点不焦虑

由此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父母对自闭症孩子的成长和康复焦虑已经根深蒂固,家长很容易被孩子刻板化的行为打击,不知不觉中放大了孩子的不足却忽略了发展的潜力,进而对他们的成长失去了信心,如果焦虑不停止,甚至越来越深,就有极大地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毁了自闭症孩子。

最浅显的例子就是,当自闭症孩子开始咿呀学语了,家长会担心有一天他们可能会拒绝讲话甚至失去语言能力;如果孩子不再遵循次序、丝毫不差地摆放玩具,他们可能会担心他的改变能持续多久;如果孩子现在喜欢和小朋友一起玩,他们会担心将来她还能对小伙伴感兴趣吗?

类似的忧虑总在困扰家长,究其原因,不外乎是对孩子的成长感到焦虑,充斥着不确定感。

如果人们从根本上误解了自闭症儿童的行为,不论他们的用心如何,这种伤害都是不可避免的。

比其他人对自闭症患儿的伤害更直接更严重的,则是来自父母或是照顾者对自闭症孩子的焦虑感。

而之所以有对自闭症儿童行为的误解和焦虑,其实答案很简单,照料者忘记了追问原因,没有问“孩子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既不用心聆听,也不仔细观察。他们从不站在孩子的视角理解孩子的感受,只是一味简单地试图控制儿童的行为。

从另一方面来说,目前对自闭症儿童的行为评估方法,即根据一个缺陷清单来诊断自闭症,目前已经成为一个常规的标准。如果孩子表现出一些被视为“有问题”的行为,又有一些典型的特征——沟通障碍、交往和人际关系的困难、局限性的兴趣和行为,包括重复的仿说(即所谓的“回声言语”)、刻板摇晃身体、拍打手臂、旋转等,人们就会断言:这个孩子有自闭症。专业人员一旦观察到这些“自闭症行为”,就用循环论证的方式判定某人有自闭症。

因此,追问行为背后的具体动机,追问行为模式后面的根本原因。比行为干预更有效、更合理的做法是追问原因。

正如《这世界唯一的你:自闭症人士独特行为背后的真相》一书所说,如果你对普通孩子的成长充满信心,相信他们可以自我完善、趋向成熟,那么也该对自闭症孩子的成长充满信心,因为自闭症孩子和普通孩子首先都是孩子。

一位本身患有自闭症障碍的母亲曾说:“是先有孩子再有自闭症,而非先有自闭症再有孩子。”

作为孩子,他们的生长发育过程是完全一样的,都有巨大的生命潜力。另外,如果孩子的成长速度不及他人也没有关系,因为生命本来就存在个体差异。

作为自闭症患儿父母及照顾者,只有正视这一点,摆脱焦虑,找到克服挑战、实现飞跃的方法,收获启发和感悟,理解爱的真谛,才能为自己和孩子的人生旅程增添一笔宝贵的财富。

而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焦虑的对立面不是安静,而是信任。

如果由此出发则会有助于解释所有人,尤其是自闭症谱系人士感到焦虑的真正原因,也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我们会用恐惧做反应,并且通过会千方百计设法掌控自己的生活、掌控环境、掌控人际关系,只不过自闭症人士身上这种倾向会显得更加突出。

《这世界唯一的你:自闭症人士独特行为背后的真相》一书的原作者巴瑞·普瑞桑、汤姆·菲尔兹—迈耶指出,只有父母和照顾者、老师建立了信任感,不是要求或逼迫自闭症人士学会改变,而是我们自己手下改变。我们改变的时候,自闭症人士也会改变。

虽然实际情形往往是与此相反,但是如果我们只是一味地发出信息“你必须改变”,我们就是在无意间告诉他们“你做得不对,你把事情搞砸了。”从而就这样粉碎了他们的自尊,最终粉碎了他们的信任,自闭症人士的焦虑随着父母的焦虑也会与日俱增。

那么,可以做哪些事情来帮助自闭症人士形成信任的关系呢?巴瑞·普瑞桑给出了以下几点建议和方法。

父母对自闭症孩子的成长焦虑是如何毁掉他们的?做到这5点不焦虑

1、认可自闭症儿童沟通的尝试。感觉到对方在听你说话。尽管一部分自闭症人士无语言,但他们身边的人们必须尽量学会聆听、认可,而且如果可能的话,要做出反应。这样做往往需要巨大的耐心,这是干预取得进展的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

2、在干预事件中分享控制,以促进自主性的发展。对自闭症人士不要一味地施加外部控制,而是必须提供选择的机会,让他们在规划活动、日程安排以及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自主决策。当他们感到自己受到尊重,对自己的生活有了效能感,他们就会周围的人更加信任。

3、认可当事人的情绪状态。自编自人士情绪失调的时候,会从事一些不合时宜甚至有破坏性的行为。我们不应该一味地责备他们,而是应该停下来问自己:“他心中有什么样的感受?我能做些什么来缓解他的焦虑?”从而建立双方的信任关系。

4、尽量做到可靠、稳定、清楚。我们需要有足够的耐心教给他们欧冠的社会规则和期望,并清楚地解释这些规则存在的理由。只是简单地声明这些规则是不够的,对于语言理解力较弱的自闭症人士尤其要注意这一点。如果我们耐心细致地跟他们讨论为什么要有规则,说明我们大家都要遵守规则,我们表现出来的更多的就是尊重。

5、要庆祝成功。很多与自闭症人士打交道的成年人以及父母,太多地关注消极面,他们眼里只有症状和困难。自闭症人士的生活本来就已经充满挑战,所以他们不需要人不断地提醒他哪些事你做不好,或者哪些事你总是做错,如果我们聚焦于成功而不是失败,就会帮助他们树立自信,提升他们的能力,使之信任我们、信任别人、信任这个世界。

最终,父母才会少一些甚至没有焦虑,与自闭症孩子一起互相信任,互相成长。

注:【本文转载自https://www.sohu.com/a/444838939_100028043,原作者:羿云天说,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673668023@qq.com

以上内容(包括图片、视频等)为用户自行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亦不代表广西自闭症康复协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