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所谓“真相”掩盖了真相

内容来源:武汉晚报

原标题:别让所谓“真相”掩盖了真相

记者毛茵 通讯员邓盛强

最近,网上流传着一位叫尹建莉的教育专家的一篇文章《“自闭症”大爆发背后的真相》,让一些不明真相的读者如堕云雾。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儿童康复部主任汤珺副主任医师认为其完全背离精神医学专业知识,最终伤害的是那些“星星的孩子”。许多年轻的父母很早就发现了自己孩子和其他孩子不同,而一句“长大就好了”断送了孩子最佳康复训练时机。

自闭症是过度宣传出来的?

在尹建莉看来,现在被广泛诊断为“自闭症”的孩子就是一群普通孩子,倘若再经历长期康复,最终大多数人成为智力和心理的双料低能者。只要“雨人”、“星星的孩子”不被成年人满意——最后都会进入医疗,成为一种需要医生和治疗干涉的病症孩子。

据汤珺主任介绍,美国上个世纪90年代已有儿童精神专科医生6000名以上,医患之比约1:4000。目前国内经过系统专业培训、专职从事儿童精神病的专业人员和患儿之比约1:1000万。武汉市精神卫生中心2002年开儿童精神科门诊,2007年设儿少病房,而专注于儿童康复训练的儿童康复部成立于2014年。这意味着孤独症、多动症、发育迟缓的患儿只有少部分得到专业的诊断治疗和康复指导。

诊断孤独症是“盲人摸象”?

汤珺指出,《真相》作者使用了“盲人摸象”这个词,显然是无知的。精神科在诊断一种疾病时,首先就是通过头部MRI或CT以及实验室检查先排除脑器质性疾病和躯体疾病,然后再来根据症状判断属于哪类疾病。

所谓“大爆发”也是不准确的说法。由于专业人员对孤独症认知增加,提高了孤独症的正确诊断率,而不是患儿突然增加了。另一方面,信息网络的发达、知识的更新使得父母可以更早地发现和怀疑子女发育中的不正常的现象,从而增加了早期诊断的几率。

近十余年来,英国、美国、台湾等先后系统地对18 个月大的儿童进行孤独症筛查工作,将诊断孤独症的年龄由3岁提早到了18个月,这也增加了孤独症的检出率。当然,有些环境毒素、疫苗也有可能是孤独症的病因。

而以上这些才是孤独症患病率增加的真正原因。

与谁基因关系更大?

“孤独症”被归“神经发育障碍”一类,遗传因素在孤独症的发病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遗传度高达90%,同卵双生子的同病率高达92%,异卵双生子为10%,同胞的同病率为2-8%。是一种多基因病。

父亲年龄越大,孩子患孤独症的危险性也越大。许多基因突变来源于父亲的突变是母亲的4倍。早产、母亲生育年龄≥35岁、多次生育、Apgar评分低、低出生体重等围产期危险因素与孤独症的发生相关。

康复训练是二次伤害?

《真相》中说:“康复训练”是对儿童严重的二次伤害。长年接受“康复训练”的孩子学会了做一些低于他们年龄智商的简单小手工或小技能,却大多数成为了确定无疑的精神残疾人。贴标签已把他们开除出正常行列,彻底将孩子打垮。

汤珺主任郑重指出,“二次伤害”纯属无稽之谈。孤独症患儿的治疗和教育相关,但它是特殊教育。因为能力的差异,他们很容易产生挫败感,因此需要根据其能力水平制定特殊教育。目前国外和香港、台湾等地推崇的“融合教育”是需要条件的,并不是任何学校都可以接受这类学生。

孤独症的治疗,它是一个综合性的治疗过程。正确科学的训练方法就是针对核心症状进行训练,使这类孩子可以有更好的人际沟通能力和言语表达能力,减少不恰当行为,从而能够有更好的社会适应能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