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对孩子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孤独症孩子母亲自述

初见小朵(化名)妈妈,是在下午放学时间。

嘈杂的大厅,她竟然就这样倚在书架上睡着了,疲惫到眼睛也睁不开。

但孩子放学那一刻,她突然充满精神,早早冲过去,张开怀抱等待小朵。

眼里的疲惫一扫而光!

我的孩子怎么不一样?

从小朵两岁开始,朵妈开始发觉孩子不对劲。

说话越来越少,很多之前能说的话现在却不能不说了。

打滚、掐人、咬人、挠人,各种抓头发。

哭的时候、闹的时候,能把老师的胳膊咬出血。

一节课30分钟,小朵能哭25分钟。

而小朵每次哭的时候,妈妈是最揪心,最难受的。

用朵妈的话来说:“听小朵哭,难受到感觉脚心都是痒的。”

去医院一诊断,结果是发育迟缓,医生的建议是尽早做康复治疗。

老天好像在“整”我,

不幸一件件砸到我的头上

小朵出生前后,朵妈的弟弟因意外去世,爸爸得了精神分裂症,妈妈得了脑梗塞。

而小朵的老奶奶生病住院,朵妈打完手术费时,卡里只剩下6毛7分钱。

朵妈说这件事它记得特别清楚,因为第二天就是新年,还有房贷、车贷、信用卡贷款在等着……

这段时间是她最难熬的。

而朵妈也因为这种种变故,得了抑郁症。

“好多次抱着小朵站在24楼,好多次打开窗户,那个时候没有人能理解我。”

朵妈也曾想过一了百了,但偶然看到的一条留言,惊醒了她。

“你是解放了,你的大女儿怎么办”

就是这条留言,把朵妈的理智拉了回来:

“我不能让我的大女儿也没有妈妈”

大女儿“救”了我,

但爱却难以平分

大女儿现在6岁(普通孩子),也正是需要妈妈的年龄,但由于朵妈独自带着小朵在青岛做康复干预,大女儿只能留在黄岛老家,由爸爸照顾。

大女儿最期盼的日子就是周末,因为只有周末才能见到妈妈一面。

大女儿曾经在一篇作文中写到:我的妈妈是万能的妈妈,家里的所有活她都能干好,所有的问题她都能解决,但是她太辛苦了……

大女儿的懂事优秀让妈妈既欣慰又内疚。

她只是一个6岁的孩子啊,有时她也会哭着求妈妈多陪陪她,把给妹妹的爱多分一点给她。

每每这个时候,朵妈都会默默擦眼泪,她只能告诉孩子:好孩子,你先让让妹妹,等着妹妹好了,妈妈一定多陪你,之前欠你的全都补给你。

如果不是他,我可能会二次抑郁

早上送孩子、下午接孩子,为了开导小朵妈妈,老师们雷打不动的都要和小朵妈妈聊上一会,疏导她的情绪,沟通小朵的情况,教给朵妈正确的干预方法….

小朵妈妈说:

“感觉我之前紧绷的心,慢慢地松开了。”

“我自己放松了,感觉跟孩子的相处也变得更好了,我想孩子是能感觉到的,我不紧绷,孩子也放松了”

孩子的变化,让我看到了希望!

吃饭、搬板凳、拿筷子、拿碗、穿鞋,朵妈一声令下,小朵麻溜的通通照做。

现在要东西也不打滚了,强制拿掉她喜欢的东西,她也不会乱发脾气了。

跟她说话,她能明白,能理解了。

这些变化让朵妈特别开心,朵妈说:

“只要孩子进步哪怕再苦我觉得都值!”

现在朵妈最大的心愿就是小朵能和正常孩子一样上学。

罗曼罗兰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中国孤独症家庭需求蓝皮书调查显示:在由谁为主照看孩子方面,母亲占比高达76.3%,可见多数家庭的主要照料者都是母亲。

而每一个坚持带着孩子走下去的谱系母亲,大概都像朵妈一样,都是身披铠甲的英雄。

无论是家庭的不幸,精神的折磨,还是希望的渺茫,都没法阻挡母亲将孩子拉回现实世界的决心和耐心。

就算艰难,也依然饱含希望

致敬所有“英雄”母亲!

“老天对孩子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孤独症孩子母亲自述

以上内容(包括图片、视频等)为用户自行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亦不代表广西自闭症康复协会立场。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